当前位置:
首页
>要闻>市县动态

【新余】【聚焦脱贫攻坚,走向小康生活】蓝蓝一片天

来源:分宜县扶贫办发布日期:2020-07-31浏览次数: 字体:【

踏着2020年入伏的节拍,我们兴致勃勃来到分宜县洋江镇辑睦桥村井元村小组的沃野,只见这儿一片“双抢”的繁忙景象。

举目眺望,西隅的山脚下,还剩一方收割未尽的稻子,黄澄澄,金灿灿,炬火一样在那里恣肆燃烧;

东边水渠旁,是一垄垄青葱的秧田,有几个农妇正在弯腰拔秧;

中间广阔的水田里,机耕机械往来穿梭,掀起滚滚泥浪。

趁着天晴,一群妇女头戴草帽,肩挎秧篓,有说有笑,双手麻利地往深耕细捣过的田里抛掷秧苗,把过去“背拱一盘火,脚踩一盆汤”的艰辛农活,做成了欢乐的劳动表演赛。

开始还三三两两星散在上边几丘田中,没过多久,就聚到了我们跟前的大田里,笑着叫我们下田一起抛秧,说没抛过怕撒不均匀,像以前一样分蔸栽插也行。说这话,并非真要拉我们下水,只是打招呼的意思。

抛秧,我们都未做过;插秧,也阔别十几二十年了。立时,手脚发痒,真想体验一把,痛痛快快解回乡愁。

我们脱下鞋子,卷起裤腿,直奔田里,又是插,又是抛,干得有模有样,着实令人信服是干农活的“好把式”。

一起劳动,很快拉近了彼此间的距离,不待我们多问,妇女们的话匣就打开了。

“我们来自不同的村庄,都是替老板打工的。”其中一人,边说边抬头努嘴,“喏,就是他。这一只港的禾都是他作的,在另外一个村还承包了一只港。”

另一个说:“他人心好,总是开最高的工价,当日结现,我们都乐意帮他做事。”

一个又说:“他特别能吃苦,除了农忙,都是自己照看。别看一双手不方便,十个正常男人加起来都赶他不上。”

顺着她们目视的方向看去,一个肤色黧黑、身量矮小的中年汉子,从田塍上迎面走来,两只裤脚一高一低,沾满了泥水,举起两条失去手掌的手臂,笑容可掬地向我们致意。

领我们来到田间地头的镇扶贫办干部说:“这就是你们要采访的对象张小军。我们称他‘无掌英雄’。” 

命运之神,在人之初,就给了张小军一个生与死的考验。

那是一个寒冷的冬天,才一岁多的张小军,一天坐在火盆旁烤火,大人事急,匆忙中丢下小军离开了一会儿,不知何故,小军栽倒在火盆里,当大人发现时,一双小手已经烧焦。

回忆起这场五十前发生的惨剧,张小军年逾八旬的父母至今伤心欲泪。老母亲哽咽着说:“这孩子整整昏迷了半年之久,跑了许多地方的医院,都说没得救。好心的邻舍劝我们放弃,就算‘咸鱼翻身’活过来,也会苦他一世,对家里也是负担。我看到这孩子,一生下来就很机灵,只要还有一口气就不松手。最后,求医生冒险打了一剂强心针,就这一针,孩子醒了,活过来了。”

俗话说,大难不死,必有后福。看看现在的张小军:种植水稻150余亩,栽种中药材5亩、西瓜2亩……去年纯收入5万多元,今年预计可达10万元,真可谓命大福大。然而,这福是天上掉下来的吗?

张小军年迈的父亲心疼地说,他家小军从小到大吃尽了苦头;好在他从不把自己当残疾人看待,从来不因为手有残疾而觉得低人一等。别的孩子能做的事,他都想学会做;别人能做的事,他都想做到,还一心想做得比别人更好。

张小军从小就练习自己吃饭、穿鞋袜,和其他孩子一起出去打猪草、放牛、砍柴,除了生活完全自理,还是父母的好帮手。长大成家后,妻子刘六连是小儿麻痹症患者,兼有先天性痴呆、聋哑,生活不能自理,村民们见了都直摇头:这样的双残家庭,日子还怎么过呀?张小军不为困难所吓倒,又练习学会了洗衣、切菜、做饭等所有的家务活。儿子出生后,他既当爹又当妈,照顾孩子。凭借顽强的意志和毅力,张小军练就了一双和常人能力几乎无异的双手,除了一些穿针引线的细活外,几乎正常人能做到的,他那双无掌的手一样能做到。

父母年轻的时候,还能帮张小军一把;随着年事渐高,反过来还要这个留在农村留在身边的残疾儿子关照。张小军上有老,下有小,中有残疾智障的妻子,光家务事就压得整天喘不过气来,村民们看着都感叹真是不容易。

早先,国家政策哪有现在这样好,除了少得可怜的残疾人补助,一应生活大小开销,都要靠自己一双手挣得来才有。为了撑起这个“破屋漏水”的家,张小军每天都早早出门做农活,中午干完活回家为妻子做饭、喂饭,招呼儿子吃饭上学,对妻儿坚持亲自照顾,不离左右,整天忙得像陀螺一样团团转。

张小军家的房子盖在一个陡坡上,往家中挑东西非常吃力,为了省力省时,他较早就置办了一辆板车,收割的时候,稻谷拖到家门口还是要请人在后面使劲促,才上得了坡;要是一时找不到人帮忙,就卸在坡下,再分装了挑进屋。长此以往,总不是办法,张小军就大胆地想着买辆货运三轮车。他把平时省吃俭用积攒的钱都拿出来,找到卖农用车的店老板:“我要买辆三轮车。”

店老板惊讶地望着张小军一双手说

“你能开车吗?”

“没开过,但我可以学。”

“别人都是先学会开车,再买车。你万一学不会,不是白买了。”

张小军坚定地说:“没有学不会的东西,你放心,只麻烦你帮我送到家里去,我慢慢练习。”

店老板终究不放心,破例上门教张小军开车。师傅引进门,修行在自己。张小军反复琢磨苦练,终于熟练地掌握了开车技术,开起车来比常人还“活”。他驾着自己的小三轮出售稻谷,一车能装运一万多斤呢。

如今,农民收入来源主要靠外出打工,但凡年轻一点的,能走得开的,都不肯呆在家里。靠耕种几亩责任田,种点菜卖,勤劳的人日子也难过得宽裕。张小军也想跟随建筑老板外出去工地上做事,他做些卸水泥、运砖头、添沙料之类的活计,一点不比别人差,加上他很能吃苦,老板都乐意要他。无奈妻子需要人照顾,张小军只有拴在土地上,像头老黄牛日复一日默默地劳作。平时,一旦农事缓下来,特别是冬闲的时候,他就跑到附近的竹木厂去帮人砍伐竹子,搬运木头,一年下来,打零工的收入上万元。张小军凭着一股不服输的韧劲,硬是把这个困难重重的家撑了起来。 

村干部蔡国平说:“张小军是个心地极善良的人。看到他家的状况,大家都想方设法尽力帮他一把。”2014年,村委会推荐将张小军一家纳入建档立卡贫困户进行帮扶,村民大会上没有一个不同意的。村里还安排张小军兼职保洁员,每月有400元的补助。张小军不负众望,每天一大早,就把村庄里的环境卫生打扫得干干净净。

张小军是出了名的忠厚老实人。他种田买农药化肥,一时资金不够周转,到分宜、宜春随便那个农资店都可以赊账;因为他一旦手上有了现钱,会立马去结账。

有一次,他在信用社办理了5万元小额信用贷款,用于支付农忙请帮工的工钱,等卖出谷子有了钱,就赶着去归还,前后不超过一个月。信用社的工作人员告诉他,小额信贷是政府贴息的免息贷款,专门资助专业户发展产业的,有一年的归还期,这钱你可以先留着周转,不用急着还。

张小军还是坚持把钱还了,他说:“及时归还,再借不难。”

张小军言语不多,问他什么,都掏心窝子,坦露自己的真心想法;不问,他就天使一样甜甜地看着你微笑。我问:“把你纳入建档立卡贫困户,你是怎么想的?”

张小军说:“凭我个人的努力,累死累活,一家人只能维持温饱。我家脱贫致富,就是最近几年的事,我是党和国家扶贫政策的直接受益者,扶贫干部给了我们非常大的帮助。我常常睡到半夜里都会想起刘书记(曾经结对帮扶张小军的分宜县委副书记刘颖豪)鼓励我说,现在国家有产业奖补政策,有小额信贷优惠,你可以把村里外出打工人员弃耕的土地流转过来,进行规模经营。我听了刘书记的话,第一年流转了80亩田,种植优质水稻,光这一项就增收3万多元。” 

说起干部对他的帮助,张小军判若两人,话一下子多了起来。他还说刘书记把“金贝”(分宜县金贝农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)老板郭小勇请到他家里来,教他种植中药材,包技术包收购;不然,他哪里敢去种药材?儿子学习成绩平平,读完小学,一度厌学,又是刘书记找到他儿子反复做思想工作,并联系到分宜六中读初中,安排在刘书记同学当班主任的班上,刘书记还叮嘱老同学细心关照,使他儿子得以顺利读完初中。

张小军挂在嘴上念念不忘的刘书记,早在2018年下半年调离分宜去新余任职了,但一直把张小军儿子的成长放在心上。曾开导张小军要让儿子走读书成材的路子,学到了技术和谋生的本领,将来找个好姑娘成家,你们一家,下一代、下几代的问题都解决了。据悉,今年下半年,刘颖豪还准备介绍张小军儿子上新余读技校,掌握一门实用技术。

夏日炎炎,骄阳似火。张小军种植的山瓜,蒂落瓜熟。一段时间,张小军翻开手机联系人菜单,一一给帮扶过他家的干部打电话,请他们上家里做客吃西瓜,或约时间送瓜上门。得到的回答都是:“谢谢!谢谢你还记得我这个帮扶干部。”

我们采访小组的人离开张小军家的时候,见证了一个“送瓜”的插曲。临走时,张小军背来一蛇皮袋西瓜,硬要往镇扶贫办干部的小车后备箱里塞,任凭如何婉拒都没用,说是他的一点心意。

这下真让镇扶贫办的干部为难了。收下吧,违反纪律;坚拒不收吧,辜负了群众的一片真情。最后,还是镇扶贫办副主任黄小蓉想出了一个两全齐美的办法,自掏二百元钱将瓜买下,以不收钱就不收瓜为互换条件,平息了这出喜剧“风波”。

离开了井元村小组的稻野,离开了张小军家,我感慨良多,心里总不能平静,翻腾着一个意念:人的一生,只要精气神还在,那怕失去双掌,也能撑起一片蓝天。(张爱华)

 

(责任编辑:甘俊茜【打印本页】【关闭窗口】
上一篇:
下一篇: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